【武陵文苑】远山的呼唤

  ◆黄金泽

  父母均已过八旬,寝食行动均有些不便。工作在外地,平时很少有时间陪伴他们。一有时间,便想回老家看望两位老人。

  今年国庆长假,我依然奉行“父母在,不远游”的理念,从工作地黔江奔赴居住地涪陵,又立马到药店给父母买药,到超市采购他们爱吃的零食。然后,带着一家子往100多公里外的老家赶。

  我的老家在忠县石柱两县交界的方斗山脚下。连绵起伏的群山阻挡了几代村里人外出的脚步,却厚植了山里人坚韧顽强、朴实善良的品格。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水泥公路将大山封闭的乡村与外面精彩的世界连接起来。

  当车行至山下,仰望群山,团团乳白色羊绒般的云雾飘移在山间,非常灵动漫妙,突然感觉大山是那么美丽动人,那么让人亲近,让我的心一下子变得安详宁静,不禁让我忆起小时候上山打葛麻叶喂猪的往事。

  夏天,山里的葛麻叶长势旺盛。由于家里猪食不够,天还未亮,母亲便会带着我们,步行一个多小时到山里去打葛麻叶来喂猪。山里荆棘密布,一天下来,衣服裤子“漏洞百出”,手上脸上都会“挂彩”。一直要等到中午时分,才能回家吃上早饭。早饭当然还得由母亲来做。那个时候,母亲还经常带我们进山割“巴茅丝草(谐音)”回家喂牛。

  远在外地工作的哥嫂回家多时。回到村口,天色已晚,哥嫂拿着手电筒迎候着我们。老母亲在家门口看到我们一家回来,颤微微地过来要抱一抱她最小的孙女。老父亲坐在灶火边,烧着柴火。火光映着他稍显浮肿的脸,但难掩他高兴的心情。姐姐深得母亲真传,烧得一手好菜,正忙着准备今晚丰盛的宵夜。其实就是炒两个菜、每人一碗面条。但那个味道,比外面的大餐香多了。或许,因为那是母亲的味道吧。

  每天饭后,我们都会陪着父母,沿着刚刚完工的乡间公路散步。行走在干净整洁的公路上,难免会回想起当年外出求学的小路。在那条通向外界的唯一小路上,曾经多少次徒步3个多小时往返于镇上中学与家之间,不管刮风下雨,还是烈日暴晒,都会风雨无阻。毕业那年,我以非常高的分数被县师范学校录取,终于十年寒窗实现鲤鱼跳龙(农)门。收到被录取的消息后,父母非常高兴。当天傍晚,父亲便和我出发到县城去领录取通知书。由于离县城较远,中途只能借宿在亲戚家。第二天一早又继续赶路到镇上。父亲便在镇上等我,我独自乘坐机动船前往县城。拿到通知书后,又马不停蹄返回到镇上与父亲会合。远远地,我看见父亲站在街口目不转睛地盯着下船的方向。他那急切而又充满期盼的目光,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见面后,我和父亲又往家赶。那个时候,正是酷暑时节,加上没有吃午饭,早已口干舌燥,饥肠辘辘。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个村子叫大沟,路边树下有口井。我和父亲路过那口井时,急不可耐地俯下身子就是一顿饱喝。虽然当年外出求学的那条小路,因为少有人走早已杂草丛生,虽然曾经无数次求学路过都要俯下身去畅饮解渴的那口井,因为时代发展也少有人去亲吻,但这些,对于我来说却依旧亲切如初。

  由于假期的后两天要值班,我得提前返回。临走那天,迟迟不想走,直到午饭后,还逗留了一段时间才动身启程。父母依然拄着拐杖一瘸一拐送我们到村口,目送我们的车消失在看不见的山那边。

  回望父母佝偻的身影早已和他们身后的大山融为一体,是那样的伟岸挺拔。

编辑:陈庆
    网络新闻部:023-79310379 广告联系:13983562888 技术:023-79310379
    网络新闻部QQ 250602167 点此给我发消息 广告联系QQ:37771497 点此给我发消息 技术QQ:9663649 点此给我发消息
    武陵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邮编:409099 Copyright © 2004-2017 wld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1002633号-1  《互联网出版物许可证》(证件号:新出网证[渝]字013号) 重庆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6003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