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黔江话(上)——黔江方言俚语解析之名著里的黔江话

  在上一期《“么子”也很高大上,“吃酒”吃得更豪爽》中,我们对“么子”“吃酒”两个黔江方言词汇进行了解析。

  随着时代的发展,黔江话里一些如“么子”“吃酒”等方言已经逐渐被“啥子”“什么”“喝酒”等取代。但是,还有如“腌臜”“解手”“讨嫌”等土得掉渣的黔江话,却能在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中,找到身影。

  《红楼梦》,是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小说,又名《石头记》《金玉缘》。对于《红楼梦》是何种方言所写,学术界一直争论不休,有的说是用北京方言,有的说是用东北方言,还有的说是用江南方言。

  《红楼梦》到底是由何种方言写成,至今是一个谜。

腌臜

  在黔江人口中,腌臜一词的使用频率现在依然很高。当“你衣服搞腌臜得”“广腌臜”这些话语在你耳边响起,大家一说就懂。

  “腌臜”,其实就是“肮脏”之意。在《红楼梦》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就能找到黔江话里的“腌臜”。

  ——却说宝玉自出了门,他房中这些丫鬟们都索性恣意的玩笑,也有赶围棋的,也有掷骰抹牌的,磕了一地的瓜子皮儿。偏奶母李嬷嬷拄拐进来请安,瞧瞧宝玉,见宝玉不在家,丫鬟们只顾玩闹,十分看不过,因叹道:“只从我出去了,不大进来,你们越发没了样儿了,别的嬷嬷越不敢说你们了。那宝玉是个丈八的灯台,照见人家,照不见自己的,只知嫌人家腌臜。这是他的房子,由着你们糟蹋,越不成体统了!”

解手

  很多老黔江,都把上厕所这件事称之为解手。“我去解个手”“哪里有解手的地方”。

  人有三急,解手对于黔江人来说,却是当务之急。随着时代的发展,解手一词也逐渐淡出了黔江人的语言环境,被“上厕所”“去个洗手间”所取代,但在曹雪芹的笔下,解手就是解手。

  解手一词,在《红楼梦》第二十八回中是这样的:少刻,宝玉出席解手,蒋玉菡跟出。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十分留恋。叫蒋闲了往他那儿去。遂二人互赠礼物。

讨嫌

  讨嫌,即惹人厌烦嫌恶之意,用现代汉语解释,就是讨厌。在黔江当地,大人形容小孩讨厌通常用“死讨嫌”“讨人嫌”等话语。除此之外,“很烦”“好烦”“千翻”等,为“讨嫌”的同义词。

  在《红楼梦》中,讨嫌一词也有多种用法。

  该书第二十七回中,就有关于“讨人嫌”的身影——凤姐听说,将眉一皱,把头一回,说道:“讨人嫌的很!得了玉的便宜似的,你也玉,我也玉。”因说:“嫂子不知道。我和他妈说:“赖大家的如今事多,也不知这府里谁是谁,你替我好好儿的挑两个丫头我使。”

  除此之外,在第九十四回 《宴海棠贾母赏花妖 失宝玉通灵知奇祸》中,也两次出现“讨人嫌”——

  紫鹃问:“这是谁家差来的?”鸳鸯道:“好讨人嫌!家里有了一个女孩儿,长的好些儿,便献宝的似的,常常在老太太跟前夸他们姑娘怎么长的好,心地儿怎么好,礼貌上又好,说话儿又简绝,做活计儿手又巧,会写会算,尊长上头最孝敬的,就是待下人也是极和平的──来了就编这么一大套,常说给老太太听。我听着很烦。这几个老婆子真讨人嫌!

好生

  “你出门要好生点喽”“好生走哈”,好生一词,在黔江即“好好地”之意。曹雪芹笔下的“好生”,黔江人也能秒懂。

  在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中: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息一回再来。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道:“我们这里有给宝二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给我就是了。”

  除此之外,在第八回 《贾宝玉奇缘识金锁 薛宝钗巧合认通灵》中,记者也发现了“好生”的身影——他二人道了扰,一径回至贾母房中。贾母尚未用晚饭,知是薛姨妈处来,更加喜欢。因见宝玉吃了酒,遂叫他自回房中歇着,不许再出来了。又令人好生招呼着……

惹祸

  “你屋细娃又在外头惹祸了”“莫出去惹祸哟”,惹祸,即指招致祸患、闯祸之意。在黔江当地,长辈经常会用“出去莫惹祸”等话语提醒晚辈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多加小心。

  在《红楼梦》一书中,出现“惹祸”的地方可不少,在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中:这里宝玉刚过来,只见两个媳妇迎面来了,又问:“是谁?”秋纹道:“宝玉在这里呢,大呼小叫,留神吓着罢!”那媳妇们忙笑道:“我们不知,大节下来惹祸了。姑娘们可连日辛苦了!”说着,已到跟前。麝月等问:“手里拿着什么?”媳妇道:“是老太太赏给金花二位姑娘吃的。”秋纹笑道:“外头唱的是‘八义’。没唱‘混元盒’,那里又跑出金花娘娘来了?”宝玉命:“揭起来我瞧瞧。”秋纹麝月忙上去将两个盒子揭开,两个媳妇忙蹲下身子。

  在第一百七回《散余资贾母明大义 复世职政老沐天恩》中,“惹祸”一词,也有出现:那包勇醉着,不知好歹,便得意洋洋回到府中,问起同伴,知道方才见的那位大人是这府里提拔起来的,“他不念旧恩,反来踢弄咱们家里,见了他骂他几句,他竟不敢答言。”那荣府的人本嫌包勇,只是主人不计较他,如今他又在外头惹祸,正好趁着贾政无事,便将包勇喝酒闹事的话回了贾政。贾政此时正怕风波,听见家人回禀,便一时生气,叫进包勇来数骂了几句,也不好深沉责罚他,便派去看园,不许他在外行走。那包勇本是个直爽的脾气,投了主子,他便赤心护主,那知贾政反倒听了别的人话骂他。他也不敢再辩,只得收拾行李往园中看守浇灌去了。

  了解了《红楼梦》里的这些黔江方言,你会不会对曾经觉得“土得掉渣”的黔江话有一个新的认识?黔江话不但不“土”,而且很“豪”。

  人行千里,乡音不改。本报将在下期推出《红楼梦》里的黔江话(下)。

  (记者 谭鹏)

编辑:陈庆
    网络新闻部:023-79310379 广告联系:13983562888 技术:023-79310379
    网络新闻部QQ 250602167 点此给我发消息 广告联系QQ:37771497 点此给我发消息 技术QQ:9663649 点此给我发消息
    武陵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邮编:409099 Copyright © 2004-2017 wld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1002633号-1  《互联网出版物许可证》(证件号:新出网证[渝]字013号) 重庆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6003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