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3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 体育 > 正文
体育

题:一个英国球迷的世锦赛纠结

2016年05月04日 11:02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记者王子江

    马克·肯尼迪已经是连续第25年到谢菲尔德观看斯诺克世界锦标赛了。碰巧坐在一起吃早饭,他容不得我插话,一个人滔滔不绝将过去现场目睹的精彩往事说了半天,戴维斯、亨德利、吉米·怀特……那些传奇的明星都没有出现在今年的赛场上,但51岁的肯尼迪仍然坚守着这个名叫克鲁斯堡剧院的舞台。

    “丁俊晖打得太好了,但是塞尔比凭借做球打乱了他的节奏。没人喜欢塞尔比的比赛,丁俊晖还是没有经验。”谈到前一天晚上的决赛,在伦敦从事金融工作的肯尼迪依然兴致勃勃。

    追随这项赛事并不容易,也不便宜。他住在伦敦东部,为了看球,他这个周末都无法陪伴两个年幼的女儿。每年他都在周末观看决赛四个阶段的比赛,而周末的住宿费比平时贵两倍。四张门票加上旅费,他今年大约花了650英镑(约合6100元人民币)。

    “我离不开这个比赛,自从1982年我父亲第一次带我在伦敦观看比赛,它就慢慢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肯尼迪说。

    国际台联前一天宣布与谢菲尔德市政府续签10年举办协议的消息令肯尼迪很兴奋,最近几年他一直看到世锦赛要在中国或者印度举办的消息,这让他非常不安。因为如果这个比赛在其他国家举办,他的观看历史也就要中断了。

    “我问妻子,如果有一天比赛在中国举行,我能不能飞过去观看比赛。她一口就拒绝了。我也理解她,毕竟我有两个孩子要养,需要缴各种的生活费用,到中国观看比赛肯定要花更多的钱。”

    但世锦赛留在谢菲尔德也并不是说就保留了历史。时代变了,肯尼迪对这项运动的未来并不乐观,除了票价每年都要提高外,遇到的麻烦也越来越多。这两天为了买2017年比赛的门票,他已经被折腾得精疲力尽。

    “星期天凌晨两点我就到售票处排队了,整整一晚没有睡觉。我去的时候,前面已经排了10几个人,最早的一个前一天晚上10点就到了。这让我决赛第一天没有好好欣赏,坐在赛场上打了一天盹。”

    作为资深的球迷,肯尼迪前几年是不需要排队的,国际台联每年都给他们预留着门票,座位号也和前几年一样。但从去年开始,国际台联邮件通知他,他以后不能再享受这种待遇,只能通过电话、网络和现场排队购票。

    “克鲁斯堡剧院只能容纳900人,他们给每种订票方式预留300张票。我也不是技术专家,网络订票不在行,在这里打电话也不方便,只能去排队。”

    更让他气愤的是,排队买票的并不全是真正的球迷,通过聊天,他发现排在前面的至少一半人都是票贩子,由于每个人最多可以买6张票,可想而知有多少真正的球迷无法买到门票,又有多少人到时候被迫去买黄牛票。

    单是票贩子也罢了,国际台联的很多政策也变相将他这样真正的球迷挤跑了。“我在买票时,提出要坐在去年的位置上,但他们告诉我,只能随机取座,结果我今年只能坐在非常远的地方,感觉和以前根本不一样了”。

    另外,他发现坐在前几排的很多人拿的票并不是排队购买的,而是买的套餐票。国际台联将很多好的座位拿出来,搭配上餐饮等名目,以高出原价至少3倍的价钱出售给不愿排队买票但又愿意花钱的人。“真正的球迷买票的难度越来越大了,”他无奈地说。

    “想到这些,我也真希望世锦赛能到中国举办,找一个大一点的赛场,但那可能就不是我心目中的世锦赛了。”他说,“报道说,中国有上亿的球迷喜欢斯诺克,气氛肯定非常棒。”

    我问他是否希望自己的女儿也成为忠实的斯诺克球迷,他摇头。“我妻子非常讨厌斯诺克,她也教育孩子讨厌斯诺克。每当有电视转播斯诺克比赛,我想看一会时,她就会把频道调到孩子喜欢的动画片上。不过,我发现小女儿比较喜欢,希望她将来能和我一起观看比赛。”

    国际台联主席巴里·赫恩前一天宣布世锦赛留在谢菲尔德的消息时,好像是一位打了胜仗的战士:终于阻挡了世锦赛前往中国的步伐。但他一面加紧斯诺克的商业化,一面声称保留传统。到底是为了提高与谢菲尔德市谈判的筹码,抬高世锦赛的身价,还是真正维护球迷的利益,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另外,在他心中,只有英国的球迷是球迷,中国的球迷就不是球迷了吗?既然将一个挂名世界锦标赛的比赛放在一个固定的城市举行,为何还要让斯诺克走向全球,然后让中国的球迷在万里之外观看一项英国的传统赛事?

    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诺大一个中国,为什么不能打造一个自己的赛事,一个让球迷几十年如一日地喜爱它,惦记它,把它当做生活的一部分?这个赛事可以是乒乓球,羽毛球,甚至是踢毽子或者丢沙包。何必一个叫斯诺克的项目到了中国,顿时间就趋之若鹜了呢?

    和肯尼迪聊到这里,话题显得有些沉重。他于是谈起心目中斯诺克最好的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那是个单纯的时代,没有现在的功利和商业化。只是不知道他喜欢的是以前的斯诺克,还是喜欢那段自己曾经的青春岁月。

    于是我想,克鲁斯堡剧院过去40年承载的其实并不是传统,只是一代人的记忆。传统也许早就不在了,往前走,变得更好,才能摆脱这种对于传统的纠结。

    退房的时候,在前台遇见肯尼迪,他正在预定明年决赛期间的酒店。(完)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