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1日 星期六
社会

【诗路黔江】不识黔中路 猿随万里客

2018年07月12日 09:48 来源:武陵都市报   

  送任侍郎黔中充判官

  不识黔中路,

  今看遣使臣。

  猿随万里客,

  鸟似五溪人。

  地远官无法,

  山深俗还淳。

  须令荒微外,

  亦解惧埋轮。

  —— 唐·刘长卿

    刘长卿(大约726~786),唐代诗人,玄宗天宝进士。字文房,宣城(今属安徽)人,后迁居洛阳。肃宗至德中官监察御史,后为长洲县尉,因事下狱,贬南巴尉。代宗大历中任转运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转运留后,又被诬再贬睦州司马。德宗建中年间,官终随州刺史,世称刘随州。

    刘长卿工于诗,长于五言,自称“五言长城”。《骚坛秘语》有谓:刘长卿最得骚人之兴,专主情景。 那么诗人刘长卿,究竟与黔江有着怎样的渊源?且随着诗路黔江采访组的脚步一探究竟。

黔城夜景

    不识黔中路

    唐代时期,当时黔中属蛮荒之所,山高河深、条件艰苦,唐王朝把黔中所在的地域作为流放政治犯的场所,因而留下了许多描写黔中风光抒发诗意情怀的作品。

    这些作品流传到中原,增加了中原人对黔中的了解,牵引出更多描写当时黔中的诗歌。我们虽未能从史料上查到刘长卿到过黔中的记载,但或许是从别的地方知道了黔中这个地方,因此在送别任侍郎到黔中时,他才有了不识黔中路,却闻黔中名的感慨。

    之前,诗路黔江介绍过黔中是古黔阳的别称。其实作为唐御使的刘长卿还有另外一首与黔中有关的古诗,即《过黔中》“何处堪投足,沅江万里流。翠翻荷叶雨,红侵蓼花秋;林啼云中鹤,沙眠水上鸥。边城闻已靖,南顾可无忧”。

    对黔州文化颇有研究的孙章明认为,史料对黔中郡的记载在郡治所在地问题上存在分歧,但是都认可“黔中”大致以沅水流域为中心,而且明白无误表明“黔中”作为地名或郡名在战国时期的楚国已经存在,并延续至汉代为武陵郡所取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刘长卿这首诗写的就是当时的黔中地域的原因。

山洞之中的陡路

    猿随万里客

    刘长卿并没有到过当时的黔中,但心里对黔中最深刻的印象,便是山高路远,林深河险。他知道任侍郎这一路去黔中,路途坎坷,能否顺利到任都是一个未知数。

    1000多年前的任侍郎要到黔中,不仅陆路需要登山涉岭,很是艰辛,下乌江更是惊风骇浪,令人心畏。任侍郎站在船头,能清晰看见两岸丛林间的猿猴在枝头跳跃,有调皮的猿猴跟随着他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的船一路相随。一句“猿随万里客,鸟似五溪人”,形象地描绘出了任侍郎乌江行的场面,也写出了当时黔中少数民族地区民风的淳朴与生活的艰难。

河湾滩险

    山深俗还淳

    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当时的石城县更名为黔江县,“黔江”之名沿用至今。而唐末的五代十国时期,黔江县属于黔州地区管辖。清光绪版《黔江县志》载:县本无江、以黔江名者,缘黔中所出之乌江以为名。在唐代,黔江辖及乌江沿岸,当时乌江叫黔江,故县以黔江命名。

    而在历经数月的奔波后,任侍郎终于到了黔中地区,被贬后他一直心怀郁郁,但既然到了黔中,便决定好好着手解决民生疾苦。古黔中地区,聚居着土家族苗族等少数民族,作为汉人,刘长卿对这些少数民族的风俗和习惯都是第一次亲身体验。

    “唐代年间的黔中地带,可以用天高皇帝远来形容,虽然属于朝廷统一管辖,但实际上是当地官员说了算,但这一代也因独特的自然环境,居民过着与世隔绝一般的生活,远离战乱和硝烟。”孙老师介绍说。

山塘天路

    来到黔中地区,对于任侍郎来说,山高路远,就像飘飞的蓬草一样飘出了汉家。又似南归的大雁飞入黔州茂密的丛林,从此茫茫黔州大地,是他挥洒满腔抱负的地方。

    这里的人们是淳朴的,他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与世隔绝一般的日子。外面的战火烧不到这里,京城的皇上也无暇关注这山高路远的偏僻之地。诗人的诗里虽然有空寂和抑郁之感,但也不乏对黔中地区的向往。也许任侍郎在这样一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地方为官,远离政治漩涡,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记者 田丹 谭鹏 文/图 特约审稿人 何泽禄)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