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1日 星期六
情感

寒门书香忆父亲

2018年07月04日 09:39 来源:武陵都市报   

  ◆赵潺

    我有一把父亲手书《念奴娇·赤壁怀古》的折扇,每当我展开折扇,读起琅琅上口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我不仅会想起那个壮怀激烈的时代,更会想念已离开我们14年之久的父亲。

    父亲以普通办事员的微薄工资支撑一家四口的生活,家中清贫可以想见,但父亲在子女教育上却从来不吝花费。父亲告诉我和妹妹,多读书看报对于拓宽知识面很重要,于是我家就有了一面壮观的报纸墙,一字排开挂着6份报纸:《学习报》是我们的良师益友,《参考消息》为我们打开了通向世界的窗口,《文摘周报》《周末》带来了各地的精华信息,《法制周报》《杂文报》则让我们见识了世间百态。

    从小学开始,父亲就很重视我和妹妹的写作能力培养。我们把小学老师布置的命题作文作业写好后,父亲常常会聚精会神地给我们作字斟句酌的指导,有时甚至忘记已经到了开饭时间,以至于母亲会来干涉:“你们三爷子在干啥?快点洗手吃饭了。”那时候,语文老师会从班级同学的作文中挑几篇比较好的范文在课堂上朗读,我的作文也常常入选,那对我来讲是很大的荣耀了。

    父亲出身贫寒,学历只有高小毕业,但父亲不仅阅读了大量书籍,还通过努力写得一手好字。家中挂着父亲潇洒写就的条幅,不经意间岳飞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便会映入眼帘。父亲还以名言警句来勉励我和妹妹,给我的是“学海无涯”,妹妹的则是“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看见我和妹妹使用的《新华字典》由于使用频率过高破损严重,父亲索性买了一本厚厚的精装版《现代汉语词典》,小心翼翼地用牛皮纸包好词典的封面,班上的很多小伙伴也还没有这么好的装备呢,这一点也让我倍感骄傲。

    有时候我和妹妹会犯一些常识上的错误,或者父亲认为我们应该了解的东西却没有掌握,这时候父亲的一句口头禅就会登场了:“你学历史(或父亲认为恰当的某门学科名)?”是反问的语气,言下之意是你那门课是怎么学的?连这个也不知道?听到这句话,自己就知道应该要检讨了,争取下次不要再听到父亲的口头禅。

    那年高考我以高分考上大学,来到大江东去的终点上海求学。上世纪90年代电话还不普及,家书是最重要的联系方式。父亲在给我的信中往往还会附上几张他精心挑选的剪报,有关于时政的,科技的,还有就业的。重要的地方父亲还特地用波浪线标出,这时千里之外的我仿佛又看见了家里那面熟悉的报纸墙,心中对父亲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感谢父亲,让我们虽出生寒门,却不乏书香。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