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7日 星期二
情感

母亲为我赶蚊子

2018年07月04日 09:38 来源:武陵都市报   

  ◆赵潺

    深夜,躺在床上,睡意已浓,突然,一只蚊子嘤嘤嗡嗡在我耳际萦绕,惹得我睡意全无。为了睡个安稳觉,我只得爬起来,拧开电灯,四处寻找其踪。就在此时,不知为何,心头掠过熟悉的往事。

    儿时,家住农村,每逢入夜,蚊子便成群成群地出来觅食。由于蚊子的敏锐度极高,无论你躲在哪里,它总能把你找到,然后在你不知不觉间咬你一口。于是,当你感觉奇痒无比时,它已饱餐一顿,拍打着轻盈的翅膀得意洋洋地扬长而去。而留在你身上的就是一个个丑陋的疙瘩。

    不知为何,那时的我特别招蚊子喜欢,母亲说那是因为我的肉香。所以,无论何时何地,我的腿上,脸上……只要是稍有一点肉外露的都会被蚊子咬出几个疙瘩,然后我就会一边挠一边哭。那时候,母亲看着我狼狈样儿,除了拿着一块布不停地在我身上甩来甩去为我驱赶蚊子外,也是束手无策。

    最艰难的是在吃晚饭时,母亲不仅要一边吃饭,还要一边为我驱赶蚊子。也因此,母亲常常吃不安吃不饱。我曾有好几次夜里醒来时总会听到母亲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地叫,于是我便问母亲:“您的肚子怎么啦?”母亲轻抚我的脑袋说:“今晚忙着为你赶蚊子,还没吃饱呢。”听着母亲的话,我内心的柔软处似乎被谁戳了一下,隐隐作痛。

    这样的日子是数不胜数的,但母亲一如既往,总要为我驱赶蚊子。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每晚,我总会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地听到一阵阵细细碎碎的声音,然后眼前是一束模模糊糊的光在晃来晃去。我被这样的情景惊醒了,于是睁开惺忪的睡眼,却发现,原来是母亲。她手握一盏油灯,从床的这边照到那边,又从床的那边照到这边,有时我会看见她快速地将油灯凑到蚊帐一角,接着耳边就会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响声。这是母亲夜里用油灯为我捉蚊子。

    说也奇怪,每天晚上入睡之前,母亲已经把床整理好了,每一处的蚊帐也都确保没有任何缝隙了,并用油灯将躲在蚊帐里的蚊子捉了,可到了半夜,还是会有蚊子出没在帐内。母亲是敏感的,每当这时,她总能“嗅”出来,于是,细碎声响起,油灯晃动。而我,在母亲的照顾下,总能安安稳稳地做着美梦。第二天,当我醒来时,我就会发现,母亲的眼眶像抹了一圈墨水,眼角也布满了血丝,于是,我便知道,母亲又熬夜为我捉蚊子了。看着母亲一脸疲倦,我无比心疼,于是下定决心,长大后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生活。

    时光流转,我已在城里成家立业,住着一栋很不错的房子,可是,每天晚上,在入睡前,母亲总要到我的房间里,用布在我的床里努力拍打,我不禁扑哧一笑:“妈,我们住的楼层高,没有蚊子的!”母亲听了,争辩道:“还是以防万一吧!”那一刻,我竟再也止不住自己的泪,任凭其滚落下来……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