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社会

【诗路黔江】长生故里——黔江

2018年03月13日 09:35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人参与评论

    范贤传

    未几称尊号,遣百官具仪仗拜长生为丞相,其从弟置以不陪,列斩之。长生乃自西山乘素舆诣雄,雄迎于门执板延坐,称曰“范贤”。

  ——清·张九章

长生苑碑刻

    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黔江历史上迎来了一位清官,他便是山西定州进士张九章。据相关史料记载,张九章在任期间,勤于政治,百废俱兴。相传有一次他与好友一起外出时,听到了黔江民间关于范长生的种种传说。处于对范长生的敬仰和教化民众,因而修了范公祠,并撰写了著名的《范贤传》。

    那么张九章究竟是何人?黔江作为范长生的故乡到底魅力何在?近日,“诗路黔江”采访组,通过大量的资料查阅和实地采访,通过这位传奇县令张九章的视野,对好好了解长生故里——黔江很有裨益。

《笏珊年谱校注》

  范公祠

    据相关资料记载:张九章(1847-1912),字衮甫,山西省平定县义东沟人(今阳泉市)。清光绪九年,登进士三甲,同年五月起在工部任职5年。光绪十四年至二十一年任黔江知县。之后任四川省屏山县、南部县县令和涪州知州、川北兵备道尹等职。民国元年因病去世,享年65岁。主要著作《双冷斋文集》。

    时间回到清光绪十五年间的黔江县城,张九章初到黔江上任。他重视地方文化建设,一到职就以“修县志为己任”,组织人力,补修县志,数月完稿。光绪二十年(1894),县绅要求重修县志,张九章聘36人,半年完稿,共五卷,22个分志,14万余字,是至今黔江境内较系统、完整的一部旧《黔江县志》。

    此外,张九章对黔江的历史名人进行了深度挖掘,他不仅捐资重修城东“柳孝子纪念亭”(柳孝台),还集资兴修纪念范长生的“范公祠”,并撰写了《范贤传》,原文如下:

黔江河夜景

    范贤名长生,一名延久,又名九重,又名支,字元,又字延寿,别号蜀才,邑名丹兴时人也,属涪陵郡,其先世无可考。据《晋书》及《华阳国志》载,永康间处于灌之青城山,能以信义孚众。时,蜀大姓李特、李流等因饥为乱,连年攻陷州郡,蜀民皆保险结坞,或南入甯州,或东下荆楚,城邑皆空,野无烟火,掠靡所获,道殣相望。惟涪陵民千余家在江西依贤自守。晋平西参军徐舆说罗尚厚结长生与共讨贼,尚不许,舆怒降流,反说长生给流军食。及永兴元年,李雄据成都,以长生有名德,为蜀人所重,欲迎以为君,长生不可,雄遂即王位,改元大成(《华阳国志》作大武)。未几称尊号,遣百官具仪仗拜长生为丞相,其从弟置以不陪,列斩之。长生乃自西山乘素舆诣雄,雄迎于门执板延坐,称曰“范贤”。已而尊为四时八节天地太师,封西山侯,复其部曲,军征不预租税皆入贤家。贤乃深劝雄以虚己受人,宽和政役,兴文教,立学宫。其赋民男丁一岁谷三斛,女丁半之,疾病又半之,户绸绢不过数丈,丝不过数两,事少役稀,民多富实,至乃闾门不闭,路无拾遗,狱无滞囚,刑不滥及,致天水、武都奉贡称臣,款关内附者日益而至。凡相成十有三年,至晋大兴元年卒。卒之后李氏复用其子贲为丞相,纲目大书成丞相范长生卒盖予之也,书法谓卒其臣者录贤也,终纲目卒僭,国臣者二十有二,长生居一焉,与慕容恪、王猛辈争列矣,鉴称其博学多艺能,年近百岁,蜀人奉之如神云。着有《蜀才易注》十卷,详《隋书·经籍志》,其说散见唐李鼎祚《周易集解》。明杨升庵以西山蜀才与襄阳庞德公、谷口郑子真、东海王霸并论,可想见其人矣。盖公本道家者流,家者流,隐居求志故屡易其名,会逢一时之运,伟然僭国之师,名垂竹帛,至今青城山中犹崇祀之曰长生大帝,亦可谓生为名世,殁为明神者欤!惜史未立传,而县志亦略举不详,故予采辑诸书及云颿氏说而为之传。(清光绪《黔江县志》卷四,31-32页)

亲水平台一角

    长生桥

    作为“蜀中八仙”之一的范长生,在他22岁那一年,因为历史上著名的“邓芝移豪”事件,跟随他的家族迁往了四川青城山。庆幸的是喝着黔江乳汁长大的范长生,后来竟成为了一代名相。那么如今的范贤之乡,还有与之有关的纪念之地吗?答案是肯定的,这个地方就是如今的长生桥。

    在黔江,提起长生桥,很多人都比较陌生,但你若是问闸桥在哪里?每一个黔江人都知道,许多年轻人不知道的是其实闸桥就是长生桥。据清光绪版《黔江县志》记载:“范公祠在县西沙子坝。光绪十九年(1894年)知县张九章集资创修,前后共六间,后殿供范贤神位,前殿权作接客厅。地道当孔,堂皇客观。

    而黔江长生桥,距离范公祠旧址约100米,横跨黔江河南北,处于“武陵水岸·长生苑”的重要地段,是一座具有土家族特色的仿古风雨廊桥,于2014—2015年投资建成。底起第三层为人行走廊,除可供人步行往来外,桥廊两侧设有美人靠式的长凳,供人们休闲小憩或娱乐。廊桥两端横眉上,镶嵌黑底泥金行草“长生桥”三字匾额,突出主题。桥底两端和中部有三座桥楼,为三亭四角歇山式五重檐楼阁,翼角翚飞,走栏周匝,腾空而起,轻盈纤巧,亭亭玉立,配以现代霓虹灯光,浮光掠影,婀娜多姿,蔚为壮观,为黔江武陵水岸上的一大亮点工程。

    纵观全境,黔江长生桥、闸桥、公路桥是一组互为表里、相辅相成、有机结合的建筑群体。融公路交通、防洪蓄水、城市旅游、休闲观光、社会交际、健身养生、遮风避雨等多功能于一体,蕴含了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动态与静态、工作与休憩、锻炼与养生等丰富的文化内涵,既是黔江建筑史上古为今用、古今结合的典范,又是纪念历史文化名人范长生的创意杰作。

    长生苑

    黔江武陵水岸·长生苑,是为纪念范长生而命名为“长生苑”。因有长生桥与闸桥形成湖库,是黔江城内一颗耀眼的明珠,堪称黔江城区的肺叶。

    长生苑位于黔江老城区的中心位置,四周是“夹案晓烟杨柳绿,满园春色杏花红”的武陵水岸,长生桥、新华桥、双龙桥、盛黔桥、西沙桥连贯册山河、大木溪、黔江河。长堤滨水处科学利用现代建筑材质,为人们搭建了宽敞的亲水、观景和垂钓的理想平台,也是休闲健身的平坦步道。碧波荡漾的湖心,设有一座规模可观的音乐喷泉,在堤、园、道的适当位置,配以霓虹灯光,将景、色、声、光、影熔于一炉。

    如今,“长生苑”又被黔江市民亲切地称为“城市客厅”。市民们茶余饭后,沿着河堤闲庭信步,可尽享流光溢彩的黔江夜景。孩子们在亲水平台上一边尽情嬉戏,一边听老人们提起这里曾经有位叫范长生的名人,是传说中仙人一般的存在。

  (记者 田丹 谭鹏 文/图 特约审稿人 何泽禄)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