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星期日
情感

家有老母便是福

2018年03月07日 08:56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人参与评论

  刘传福

    母亲像是我们家里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接送孩子、买菜煮饭、搞卫生、缴水电费……这些看似简单的活,却是我们这些上班族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大事,然而,这一切都被母亲打理得井井有序。清洁温馨的一个家,常常给予我们满满的幸福感,让人有些自恋起来。

    从农村到城市,再从城市到农村,如此数百公里的反反复复,只要我们需要,爱晕车的母亲一向都是在风风雨雨里来来回回,从来都不推辞,更不会说出半个累字。

    早些年,晕车是母亲出远门最大的心病。平时,就连家里的摩托车也不愿坐。

    记得我中学时代在外求学的一个冬天,从未出过远门的母亲为了给我送来一双暖脚的棉鞋,冒着小雨,问山问路,长途跋涉了六十多公里山路,才送到学校。

    多年前的一天,外公患了一场疾病紧急送往县医院治疗,母亲急忙丢下手里的农具就紧跟着大家跑。然而,没想到的是,母亲实在经不住晕车的折腾,持续的头晕伴着一路呕吐,比患了一场大病还严重,差不多在医院里睡了两天。有了这次翻肠倒肚的经历,母亲自此就再也不出远门,就算要去,都选择步行。

    后来,我们兄妹俩都毕业了,分在了不同的城市工作,也有了各自的家,有了自己的小孩。三代的亲情,让我们彼此深深牵挂着家里的老老小小,母亲常常将念想绽放在梦里,身在农村,心却在城里,往往夜里梦一场,悄悄泪一场。

    “听说晕车药有特效,我想试一试,万一真行呢?”一天,母亲突然打来电话,想来城里看看孙子。“药效很好,肯定行,我们小区里的几个阿姨也吃了它坐车。”电话里,我一鼓作气地鼓励母亲,希望她走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母亲第二天一早真的赶车来了,我按时到车站去接她。可别说,这次虽然也晕车,可状况比以前好了很多,看来这药果真有效。

    就这样,多年来,母亲在晕车药的帮助下,来了去,去了又来,经过反复的“锻炼”,状况一次比一次好,加之现在的车辆既卫生又整洁,目前竟然不吃药也可以乘车了。

    自此,母亲的生活根据我们的需要,开启了不分季节的“迁徙”模式。

    小孩从两岁到上小学二年级,母亲都在我们身边,帮我们接送孩子上下学。我家距离学校约两公里的路程,记得孩子上学的时候,由于新建的学校还未修建食堂,所以每天母亲接送孩子得来回跑八趟。半年下来,母亲整整消瘦了一圈。她开玩笑地说:“这减肥方式很凑效。”

    孩子放暑假了,正巧是老家水果成熟的季节,母亲又得匆匆忙忙赶回老家,与父亲一起摘水果卖水果;要是在寒假,母亲也得提前几天赶回家,上街买年货,还要做醪糟、熏腊肉……忙碌于家里家外。

    记得前段时间,母亲的小外孙女没人带,妹妹准备请个保姆。母亲听说后,放心不下,又买了机票,赶往外地去带外孙女。

    多年来,母亲就这样在三个家之间马不停蹄地奔波。虽然是个农村人,不识多少字,然而,买票、赶车、乘飞机等基本的外出常识在我们的帮助下,已经变得驾轻就熟。

    不禁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感人至深的亲情影片《妈妈再爱我一次》,再次哼起了“世上只有妈妈好”的主题曲。时隔三十余载,影片中的镜头依旧清晰如昨;一曲母爱的直白,不停地碰撞着感性的心弦。突然感慨,从小在母爱的摇篮里长大,享受着伟大的母爱,直至今天,值得庆幸的是,六十多岁的母亲身体依然硬朗,还陪伴在我们身边。

    家有一老胜过一宝。母亲,是天下第一亲;母爱,是天下第一爱,没有任何污染的爱。行文至此,想必普天下的众多母亲对我们一生的辗转、操劳和付出,早已远远超过了一块“砖”的内涵,那种无私大爱演绎的外延,是我们一生享不完的福气。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