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7日 星期日
社会

【诗路黔江】江山墨画分浓淡 岁月指流话短长

2018年02月13日 10:18 来源:武陵都市报   有人参与评论

    江山墨画分浓淡, 岁月指流话短长。

——佚名

    这是一首描写黔江古十二景之一的“墨沼流香”的诗句,遗憾的是作者已无从可考。不过,从字面看,“墨沼流香”的风景,重在景深有序,浓淡相宜,且历史悠久,流香在指间划过。

    《清光绪·黔江县志》载:“洗墨池纵横亩许,深三四尺,水湛黝如泼墨。相传,有仙人于此洗砚,故色常黑。池侧,旧有亭,今毁,遗址尚存。断碑一二,皆邑中前宿所题诗句,惜漶灭不可识。池故多菖蒲,近里人田兴壁茂才始芟除之,改种碧荷,并养鱼其中。每夏秋间,清风徐来,远香袅袅,袭人衣袂,花光水腻,鳞跃羽翔,诚韵事也。

龚良元老人介绍洗墨池的情况

    寻找洗墨池

    “墨沼流香即洗墨池。在县南十里分水岭脊。”《清光绪·黔江县志》语。根据这一信息,1月31日, “诗路黔江”采访组来到了黔江区城南街道南家社区3组,一个叫分水岭的山脊处。经多方打听,发现这句“江山墨画分浓淡,岁月指流话短长”在当地流传甚广。

    相传,很久以前洗墨池所在之地茂林修竹、花光水腻、鱼跃湖面,风景幽美。连天上的神仙路过也忍不住要停下来看看。也有说因为洗墨池是仙人练完书法洗笔的地方,因此池水如墨水一样,让洗墨池的水和山色难以区分。有好游山水者游完洗墨池之后,有感而叹随口吟出了“江山墨画分浓淡、岁月指流话短长”的感慨。

    采访组只得边走边打听,庆幸的是一位正在庄稼地里忙活的老伯让我们去分水岭三组的龚正富老人家问问,87岁的他应该是最清楚的。几经波折我们终于找到了龚正富老人,可惜的是年事已高的他讲得不是很清楚。

    最终我们找到了住在他家附近的龚良元老人,龚良元说,“墨沼流香”应该就是如今分水岭公路的中央,前几年有记者来此打听过此事,他因此从当时思维还很清晰的龚正富老人口里知道了此事。 记者看到,龚良元老人说的洗墨池位于黔(江)青(杠)分水岭处石碑厂前的路中央。

分水岭四岔路口

  修公路被埋

    曾经有着“墨沼流香”美誉的洗墨池是何时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的?当初它究竟是何模样?带着一连串的疑问,采访组在当地民间进行了大量走访。

    据了解,洗墨池是1934年修川湘公路时被填埋的。洗墨池位于两座山的分水岭,成为黔江至酉阳的川湘公路的必占之地,只得在修路时将洗墨池填埋。当时砍了池子周围近百棵古树来填,修路的民工把洗墨池里的水放干后,才用树木填池。据说当时水放干后,满池都是鱼鳅和黄鳝,民工和小孩都到池子里去抢、捉。

    龚良元老人表示,虽然如今看不出这里曾是洗墨池的痕迹,但分水岭这个名字,是因为山泉水到这里后,分两边走,一股水下九道拐那边,一股水下南沟。分水岭就是两股水分叉的地方,因此这里有个池塘很正常。

洗墨池旧址

    水碧绿幽蓝

    老人说听前辈讲,洗墨池的面积确实不足一亩,深有一两米,水也是蓝幽幽的。但是,没有仙人来洗过砚台的传说。池里的菖蒲的确长得多,也没听说种过“碧荷”。见过池子边的亭子和断碑的人几乎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相传洗墨池的水碧绿幽蓝,池子边柳树倒影在水里,鸟儿常常分不清楚,有的直接往水面的树影上飞去,便惊起一圈圈涟漪。此情此景,也难怪古人要说“江山墨画分浓淡”了。

    洗墨池虽然不大,但夏天和秋天,池里水蓝、草绿、鱼跃,池边树木葱郁,树上鸟儿成群,景色很是美丽。经常有人来这里赏风景。试想一下,满池春水、草长莺飞的季节里,约三五好友来此游玩,何尝不是美事一桩?

    过往的风景

    听当地老人们描述了太多当年洗墨池的美景,记者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曾读过的一首七言诗:“暮霭夕烟绕柳枝,溪头小女浣衣迟。耕樵罢作肩落日,疑似山村写意诗。”诗中描述出一幅美丽山村日落图,不正是洗墨池边人们曾经的真实生活写照吗?

    近年来,政府加大农村公路建设,分水岭成了一个乡村公路的岔路口。川湘公路改建成老319国道线后又变成了县道,如今是通往青杠工业园区的主道。依托这条主道,修建了通往荞地、王家洞、大田湾的村道。四条公路从分水岭经过,洗墨池成了乡村公路的转盘。用当地人的话说,一个洗墨池换来了一个四岔路口。

    解放初期,洗墨池所在的分水岭还是荒野之地,只有几户村民散居在山坡上。如今已变成南家社区所在地,公路两旁形成了一条街。记者看到,分水岭公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街上居住着一二十户村民,有小卖部、制砖厂、石碑厂,很是热闹。

    然而老人们在茶余饭后,仍然不免想起这里曾经的模样,虽然洗墨池已经在沧海桑田中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老人们说,很多东西在心里、在脑海里早就定格成了一道风景线,永不磨灭。就像洗墨池虽然消失了,但“墨沼流香”的美名却仍然有史可查。

  (记者 田丹 谭鹏 文/图 特约审稿人 何泽禄)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