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5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 生活 > 正文
生活

白露:秋夜长,殊未央,月明白露澄清光

2017年09月07日 14:49 来源:   有人参与评论

  

 

    【文艺星青年按】“秋夜长,殊未央,月明白露澄清光。”今天,我们迎来了全年昼夜温差最大的节气——白露。谚语有云:“白露秋分夜,一夜凉一夜。”进入白露,少了夏的燥热,多了秋的静谧,文艺星青年带你赏读诗意的秋天,看看文人笔下那些“贴秋膘”的故事。

    节气由来:露凝而白也

  

 

    露是“白露”节气后特有的一种自然现象。《礼记》中所云:“凉风至,白露降,寒蝉鸣。”《孝纬经》中也云:“处暑后十五日为白露,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

    节气至此,由于天气逐渐转凉,白昼阳光尚热,然太阳一归山,气温便很快下降,至夜间空气中的水汽便遇冷凝结成细小的水滴,非常密集地附着在花草树木的绿色茎叶或花瓣上,呈白色,尤其是经早晨的太阳光照射,看上去更加晶莹剔透、洁白无瑕,煞是惹人喜爱,因而得“白露”美名。

    气候特征:鸿雁来 玄鸟归

  

 

    鸿雁来

    鸿大雁小,自北而来南也,不谓南乡,非其居耳。

    玄鸟归

    玄鸟此时自南而往北也,燕乃北方之鸟,故曰归。

    群鸟养羞

    三兽以上为群,群者,众也,《礼记》注曰:“羞者,所美之食。”养羞者,藏之以备冬月之养也。

    民间习俗

  

 

    太湖:祭禹王

    每年白露时节,太湖人都要举行祭禹王的香会。在祭禹王的同时,还祭土地神、花神、蚕花姑娘、姜太公等。其间,《打渔杀家》是必演的一台戏,寄托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祈盼。

    温州:采“十样白”

    浙江温州的苍南、平阳等地民间,人们于此日采集“十样白”(也有“三样白”的说法),以煨乌骨白毛鸡(或鸭子),据说食后可滋补身体。这“十样白”乃是十种带“白”字的草药,如白木槿、白毛苦等,与“白露”字面上相应。

    江浙:自酿白露米酒

    苏南籍和浙江籍的老南京中还有自酿白露米酒的习俗,旧时苏浙一带乡下人家每年白露一到,家家酿酒,用以待客,常有人把白露米酒带到城市。白露酒用糯米、高粱等五谷酿成,略带甜味,故称“白露米酒”。

    福州:吃龙眼

    在福州,有“白露必吃龙眼”的说法,意思是白露这一天吃龙眼有大补身体的奇效,龙眼本身就有益气补脾、养血安神等多种功效,且白露之前的龙眼个大味甜口感好。

    喝白露茶

    “春茶苦,夏茶涩,要好喝,秋白露。”“白露茶”备受人们的青睐。自“白露”开始至10月中旬是茶树生长佳期,天气渐凉,夜间水汽在茶树上凝结成露,此时采摘的“白露茶”有一种独特的甘醇清香味。

    养生秘笈

  

 

    白露是典型的秋季气候,此时人体容易出现口唇咽干、鼻腔干燥及大便干结、皮肤干燥有裂纹等症状。所以,白露时节的调养当以健脾润燥为主。

    补充水分 预防“秋燥”

    预防“秋燥”应多喝水,多吃新鲜蔬菜和水果,少吃辛辣烧烤食品。秋梨就是秋天最提倡吃的水果。中医认为梨性凉味甘,能生津润燥、清热化痰,是去燥的最佳选择。也可适当使用中药食疗,如西洋参、沙参、杏仁、川贝等。

    白露身勿露

    白露节气一过,穿衣服就不能再赤膊露体了。这时天气冷暖多变,早晚温差较大,应该及时添衣加被。睡卧不可贪凉,否则极易患上感冒,也容易诱发支气管炎、哮喘、消化性溃疡等慢性病。过分贪食寒凉容易损伤脾胃阳气,尤其是脾胃虚寒者更应禁忌。

    搓耳泡脚 补养肾气

    从白露开始,凉意渐浓,有些人会出现手脚冰凉、怕冷、乏力等症状,这是肾气不足的表现,所以要经常给肾“打打气”。晚上坚持用温水泡脚15到30分钟,水没过脚腕,泡到身体微微发热最好。泡脚的同时把耳朵和腰部搓热,肾开窍于耳,搓热耳朵能有效补养肾气。

    秋高气爽 适当运动

    秋天气候宜人,是一年中难得的锻炼身体的好季节。白露后,运动量及运动强度可较夏天适当加大,但选择运动项目也应因人而异、量力而行并持之以恒。老年人可散步、慢跑、打太极拳;中青年人可跑步、打球、跳舞、爬山、游泳等。

    诗意白露:露从今夜白

  

 

  《月夜忆舍弟》

  唐·杜甫

  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

  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衰荷》

  唐·白居易

  白露凋花花不残,凉风吹叶叶初乾。

  无人解爱萧条境,更绕衰丛一匝看。

  《蒹葭》 (节选)

  出自《诗经·国风·秦风》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南湖晚秋》

  唐·白居易

  八月白露降,湖中水方老。

  旦夕秋风多,衰荷半倾倒。

  手攀青枫树,足蹋黄芦草。

  惨澹老容颜,冷落秋怀抱。

  有兄在淮楚,有弟在蜀道。

  万里何时来,烟波白浩浩。

  文人笔下的“贴秋膘”

  

 

    前日姨娘还说要请老太太在园里赏桂花吃螃蟹,因为有事还没有请呢。你如今且把诗社别提起,只管普通一请。等他们散了,咱们有多少诗作不得的。我和我哥哥说,要几篓极肥极大的螃蟹来,再往铺子里取上几坛好酒,再备上四五桌果碟,岂不又省事又大家热闹了。——摘自 曹雪芹 《红楼梦》

  

 

    北京人所谓“贴秋膘”有特殊的含意,即吃烤肉。

    烤肉大概源于少数民族的吃法。日本人称烤羊肉为“成吉思汗料理”(青木正《中华腌菜谱》里提到),似乎这是蒙古人的东西。但我看《元朝秘史》,并没有看到烤肉。成吉思汗当然是吃羊肉的,“秘史”里几次提到他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吃了一只“双母乳的羊羔”。羊羔而是“双母乳”(两只母羊喂奶)的,想必十分肥嫩。一顿吃一只羊羔,这食量是够可以的。但似乎只是白煮,即便是烤,也会是整只的烤,不会像北京的烤肉一样。如果是北京的烤肉,他吃起来大概也不耐烦,觉得不过瘾。

    我去过内蒙几次,也没有在草原上吃过烤肉。那么,这是不是蒙古料理,颇可存疑。北京卖烤肉的,都是回民馆子。“烤肉宛”原来有齐白石写的一块小匾,写得明白:“清真烤肉宛”,这块匾是写在宣纸上的,嵌在镜框里,字写得很好,后面还加了两行注脚:“诸书无烤字,应人所请自我作古”。我曾写信问过语言文字学家朱德熙,是不是古代没有“烤”字,德熙复信说古代字书上确实没有这个字。

    看来“烤”字是近代人造出来的字了。这是不是回民的吃法?我到过回民集中的兰州,到过新疆的乌鲁木齐、伊犁、吐鲁番,都没有见到如北京烤肉一样的烤肉。烤羊肉串是到处有的,但那是另外一种。北京的烤肉起源于何时,原是哪个民族的,已不可考。反正它已经在北京生根落户,成了北京“三烤”(烤肉,烤鸭,烤白薯)之一,是“北京吃儿”的代表作了。——摘自 汪曾祺《人间草木》

  

 

    秋天一定要住北平。天堂是什么样子,我不晓得,但是从我的生活经验去判断,北平之秋便是天堂。论天气,不冷不热。论吃食,苹果,梨,柿,枣,葡萄,都每样有若干种。

    至于北平特产的小白梨与大白海棠,恐怕就是乐园中的禁果吧,连亚当与夏娃见了,也必滴下口水来!果子而外,羊肉正肥,高粱红的螃蟹刚好下市,而良乡的栗子也香闻十里。论花草,菊花种类之多,花式之奇,可以甲天下。

    西山有红叶可见,北海可以划船——虽然荷花已残,荷叶可还有一片清香。衣食住行,在北平的秋天,是没有一项不使人满意的。即使没有余钱买菊吃蟹,一两毛钱还可以爆二两羊肉,弄一小壶佛手露啊!——摘自 老舍《住的梦》

【责任编辑:陈庆】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