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3日 星期一
网站首页 > 文娱 > 正文
文娱

《龙虾刑警》 导演从开机到杀青胖了30斤

2018年06月21日 15:22 来源:新京报   

  

 

    影片主要角色从左至右分别为老炮厨神能叔(刘桦饰)、王牌菜鸟陈笠(周游饰)、麻烦探长杜宇飞(王千源饰)、辣手警花花姐(袁姗姗饰)。

  

 

    在片中特别出演的导演李昕芸爱犬“屁墩儿”。图片选自李昕芸微博

    暑期档即将“打响”,在此之前作为前哨的六月份,也到了吃小龙虾的季节,与片名遥相呼应的电影《龙虾刑警》也瞄准了这个“龙虾季”,主打黑色幽默喜剧类型的《龙虾刑警》,集结了王千源、袁姗姗等一众演员,融合了警匪、犯罪、动作等类型,作为暑期档开盘之前的头部喜剧片,有望成为一匹黑马。在导演李昕芸看来,《龙虾刑警》跟国产电影以前的喜剧片有很多不同,它没有太多包袱和梗,“如果想看梗的话,《龙虾刑警》可能不适合,它更多是轻松、幽默和出其不意,看上去也是个很‘瞎’的东西。没有太多悬疑色彩,也没有抖太多包袱,就希望可以让‘小龙虾’博大家一乐。”据悉,影片将于6月22日周五登陆全国院线。

    真实事件改编

    一边炒龙虾一头撬毒枭

    《龙虾刑警》中,麻烦探长杜宇飞(王千源饰)、辣手警花花姐(袁姗姗饰)、老炮厨神能叔(刘桦饰)、王牌菜鸟陈笠(周游饰)与周云蓬饰演的大毒枭辉哥进行了复杂的周旋,为了隐蔽监视毒贩而盘下隔壁的龙虾店。戏中,龙虾绝不止是单纯的食物,而是缉毒刑警小队掩盖自己卧底身份的遮挡物。阴差阳错中,龙虾店越开越火爆,更是吸引了犯罪团伙前来品尝,最终刑警小队只能一边搜寻线索,一边经营龙虾店。事实上,这个跳脱的故事来自于导演李昕芸在两年前看到重大缉毒案件的新闻,毒枭们在广州市郊区旁找到一个快递店,不做任何快递生意,就躲里面打麻将、等消息。等到毒品货源到了,就选择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外出交易。这样的做法让李昕芸觉得颇有意思:非法的生意选择一个实体店铺做伪装,这和在大城市生活的质感很像,“就像你会发现很多交往多年的朋友,你甚至完全不知道他做什么、经历过什么,这样的生活体系下,出于礼仪或者其他限制会做出不少伪装和扮演,所以我想将这个真实案件作为‘底料’,警方如何以一种扮演的方式和毒枭进行接触、破案。”

    定档峰回路转

    “龙虾”电影来到小龙虾季

    有了新闻的启发,李昕芸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直到有一次和沈腾吃饭时讲起这个事,沈腾觉得很有意思,鼓励她把这个故事搬上大银幕,于是就有了这部处女作的开端。放下原新闻事件中的快递店,李昕芸决定重新构架一个餐馆,但这个餐馆卖什么并不重要,她发现自己很喜欢和“瞎”字同音的“虾”,一群警察菜鸟、生活中的loser既要破案又要瞎胡闹,可以一起“瞎”搞一场,于是有了龙虾馆的设定。

    当这些想法真的变成了一个剧组的时候,李昕芸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一次次精修人物设计和台词,最开始她觉得一稿剧本质量并不好,于是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和一线警察交朋友、找感觉。原计划,《龙虾刑警》会拍摄65天,但最终由于演员档期压缩到45天,少了整整20天的时间意味着拍摄要连轴转,更让李昕芸头疼的是,去年12月该片选择了退档,“就像怀了孕找不到预产期,”她笑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影片能够来到小龙虾的季节,现在想起来那时的焦虑都荡然无存,“《龙虾刑警》遇上小龙虾季,我觉得是老天赐予的礼物。”

    拍摄成本不低

    一个剧组吃五六吨小龙虾

    拍《龙虾刑警》,片中自然少不了小龙虾,李昕芸介绍,“为了还原真实感,我们在佛山郊区搭了景,刚好一个在深圳做小龙虾的朋友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每天都从深圳给我们运来一车车的龙虾。”事实上,《龙虾刑警》拍摄时间在去年一二月份的冬季,这不是吃小龙虾的时季,李昕芸感叹电影的拍摄成本并不小,“我们都是用高级冷冻柜运过来,也有专业厨师制作。”

    影片中的场景、灯光、道具都颇有特色,为了让每个角色身上都极具动漫的“跳跃感”,例如物流公司霓虹闪烁、黑帮人员造型夸张、餐厅带有复古色彩,剧组在取景时遇到了不少的困难,“剧本中设定的两个店必须挨得很近,也去了青岛、苏州看景,最终还是回到了广州这个城市。因为这里会有南北汇聚的感觉,也符合大城市的基础,我们就在广州、佛山、珠海等地进行拍摄,但有些比较复杂的景还是会在佛山搭景。”广州除了地理位置好,剧组的人认为这个地方很好吃也是一个关键,“我开始和那个深圳的朋友说这部影片需要用小龙虾做道具,戏已拍完朋友就跟我说你们至少吃掉了五六吨小龙虾,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选角困难重重

    王千源终于演了回好人

    一向有着“反派专业户”之称的王千源这次终于“改邪归正”,变身为男一号“话痨”探长,事实上,王千源并不是扮演这个角色的第一人选,李昕芸最初敲定的是沈腾或者是大鹏来出演,由于沈腾正着手于其他项目,大鹏的《缝纫机乐队》当时也刚巧开机了,脑子一片空白的李昕芸甚至不知道谁能来接手这个角色,“吃饭的时候大鹏安慰我,他说不可能总遇到第一人选,就像冯小刚拍《我不是潘金莲》,范冰冰也不是第一人选。”大鹏的一番话让李昕芸开窍了,她发现不能给影片或角色贴标签,反而应该去找一些反差比较大、具有新鲜感的角色,“你看王千源外表是硬汉,说不定内心住了个小公主呢,这种反差萌的表演能给观众更强的刺激,于是我给他发了一个微信,没想到他就答应了。王千源给我带来了很多新鲜感和意想不到的东西,我们也经常讨论哪些戏怎么做可以变得更好,王千源每天会拿着小铅笔在台词本子上画,想着怎么把台词变成自己的话。”

    ■ 对话导演

    无特效没噱头,票房自己闯荡吧

    新京报:拍一部和龙虾有关的电影自然少不了吃,剧组的哪位成员吃最多?

    李昕芸:第一锅龙虾就是被我全“干”下了,此后基本上大多数龙虾都是我吃的(笑),你要知道拍戏过程中吃龙虾就跟嗑瓜子一样。结果是,从开机到杀青我起码胖了30斤,连袁姗姗妈妈寄来的食品都被我吃了,总之就一句话:一边拍戏一边胖。

    新京报:沈腾有没有为笑点出谋划策?

    李昕芸:演员中接触剧本最早的就是沈腾,他认可这个构架也一直支持我。过程中我写的每一稿都会给他看,他也会提出很多质疑。我觉得朋友之间提出质疑,是最大的帮助。他懂我要什么东西,也足够了解这个东西。看这个剧本看了有近8个月时间,看了10稿,这对我帮助很大。这么多年,观众们也适应了他那个节奏点,他是天生的好演员。

    新京报:哪位演员的表演超过了你的预期,给你惊喜最大?

    李昕芸:我觉得是“屁墩儿”,我的狗。

    新京报:比起同类型的电影,在这个档期中你认为该片的闪光点是?对票房有压力吗?

    李昕芸:这个影片赋予我很多对于一线缉毒警察的情感,他们特别不容易,我们在接触所有的警察时,发现他们的职业让他们很难顾及自己的家庭,所以在个人情感生活上是不幸的,所以我在这个片子里,我想让他们更暖一点。我认为电影的优势就是在于新颖,虽然不是大特效制作、也没啥噱头,但是我百分百用心的作品。当然票房上有期待也有担忧,结果如何就让小龙虾自己闯荡吧(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责任编辑:陈庆】
 
武陵图片

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